四年花了9000万的刘秉润,一个充满理想的偏执狂
来源:城超联赛
收藏

中国足球的投资人不少,但不管是斥资数十亿元砸出“七冠王”的广州恒大、还是连球员工资都支付不起的中乙“困难户”,每个投资的人的背后都有他对足球这项运动的理解,或钱景、或情怀、又或是有钱任性,不同人、不同故事构成了现如今中国足球五彩斑斓的格局。

 

山东人刘秉润是中国数以千计的足球投资人之一。从金融大咖到足球从业者,刘秉润用五年的时间逐渐搭建起了他心目中的“足球梦”——一个即偏执却又充满理想的梦。


 

9000万,“买”回两个奖杯

 

2018年的人民足球颁奖晚会在湖南长沙举行,刘秉润一手握着一个奖杯,乐呵呵的与身边友人合影留念。拍完照片,刘秉润低头看了看奖杯,颇具感慨的说:“这俩奖杯,4500万一个、沉啊!”

 

 


熟悉刘秉润的人都知道这句话所言不虚。在2017年初接受新浪体育专访时,刘秉润就坦言两个赛季已投入了差不多4000万人民币。2015年的1300万、2016年的2700万……随着对自身、外界对赛事要求的不断提高,尽管不断有赞助商、股东进入,但刘秉润依然未完成“持平成本”的小目标。四年来刘秉润已经为赛事投入了近9000万,这几乎是他的全部身家。

 

刘秉润是商人、商人就得考虑投入产出。从2014年国务院46号文出台后,以“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活动审批”、“通过市场机制积极引入社会资本承办赛事”为代表的多条指导纷纷将投资蓝海指向了民间办赛。于是在2015年,一项名为“企业杯”城市足球联赛的全国性足球赛事就在北京天坛饭店会议厅正式发起,尽管声势浩大、但不少人似乎并不看好刘秉润的选择。对此刘秉润觉得中国人习惯盲目跟风,经常是什么行业火、大家就都往一个行业里挤,这样很容易挤死。

 

 

 

行人少的路可能是捷径,却不一定好走。最开始有圈里的朋友建议刘秉润先从门槛较低五人制、七人制足球做起,刘秉润不置可否。他认为从做生意的角度来看,11人制足球是对市场、受众最有吸引力的项目,将来所占有的市场也远非五人制、七人制能比,未来前景会非常好。

 

理想很丰满、现实却很骨感,开赛前对办赛几乎一窍不通的刘秉润不断奔波全国各地找球队、拉赞助、协调政府部门关系,与当初的马云一次次敲开紧闭的大门推销他所谓的“中国黄页”如出一辙。为了拉球队过来参赛,刘秉润承诺报销全部的差旅住宿费用,甚至一度被人当成骗子。2015赛季的城市足球联赛有新疆地区的球队参加,一次全队往返、住宿费用就高达30多万!整个赛季,参赛球队的报销款以千万计,这在当时可以组建一支职业队参加职业赛事,至少在那会看来前景和钱景都比从“零”开始办赛要强。

 

事到如今9000万到底花的值不值?刘秉润曾举过一个例子,中乙球队宁夏山屿海俱乐部在今年年初发布转让通知,尽管俱乐部资方前前后后投入了近一个亿,最终却只留下了一张白纸黑字。“我呢?我投入了9000万至少得到了一个成熟的赛事IP,值不值先放一边,至少我路子是走对了。”刘秉润说。

 

责任、传递足球应有的“正能量”

 

多年来,人们对于中国业余足球的印象就是水平差、爱打架,而这似乎也成为了中国社会足球的“死结”,导致了不少的赛事方望而却步。

 

刘秉润并不否认国内的11人制业余足球非常难搞,但不管是从最初的“企业杯”还是现如今的城市足球超级联赛,刘秉润所组织的比赛还没有出现过一起打架斗殴、追打裁判事件。就算是地方上出了名的“刺头”球员,来到城市足球超级联赛赛场上也会规规矩矩、不敢造次,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。

 

刘秉润想为中国足球树立一个标杆,在职业赛事上都难以避免的暴力情况,刘秉润希望能在城市足球超级联赛赛场上彻底杜绝。他一直认为足球是一项充满阳光、极具正能量的运动,不应该让这项运动在中国成为赛场暴力、暗箱操作的代名词。

 

 

 

为了实现“专业人干专业事”,他“三顾茅庐”请来了有着“亚洲第一前锋”之称的郝海东负责赛事运营、为赛事把关。为了避免比赛中出现错漏判,刘秉润组建了专业的裁判团队,更先于中超、亚冠比赛为每场比赛增加两名底线裁判。此外,刘秉润还请来了“元老级”国际级裁判崔宝印老师坐镇裁委会,每周一看着比赛录像逐个分析比赛中所出现的判罚问题,并及时修正。

 

刘秉润无惧以鞠躬的形式、放低身段请求参赛俱乐部遵守规则,更信奉“你尊重赛事、赛事才能尊重你”的道理,对参赛球队的“任性”行为绝不妥协。2016赛季总决赛,杭州队在全国观众面前上演了“罢赛”闹剧,尽管9分钟后杭州队重新登场恢复了比赛,但却依然给正值上升期的城市足球联赛带来了不小的影响。事后,正当人们认为刘秉润会息事宁人的时候,足坛之星公司却出人意料的用一纸诉状将杭州队告上法庭!运用法律手段保障赛事权益,刘秉润是中国足球圈的第一人。

 

诉讼不出意外的以足坛之星公司胜诉而告终。与单纯的罚款、停赛相比,法律对违规者的处罚显然更具威慑力,而刘秉润也通过此次诉讼告诉了后续的参赛俱乐部——对不遵守规矩的人或者俱乐部,城市足球超级联赛绝不姑息。

 

情怀、为了中国足球未来而努力

 

从最初的“机会主义者”到现今成为时常受邀参加人民足球启动仪式、清华大学体育产业创新创业论坛等活动,与马明宇、孙继海、邹侑根等中国足球名宿侃侃而谈的足球圈大咖,刘秉润心中的联赛“小目标”也逐渐升级为了足球“大梦想”。

 

2018年5月份,Hao球智播系统校园足球公益行活动在北师大附中平谷校区举行。在这次活动上,刘秉润为北师大附中平谷校区捐赠一套完整的Hao球智播设备,并希望赛场科技和大数据手段能在未来更好的推进校园足球发展。

 

 

 

对于刘秉润来说,涉足校园足球实属“二次创业”,从赛事公司向科技硬件公司转变,需要人、需要钱、更需要十足的魄力。国内还没有成熟的竞品,刘秉润就和他的团队从国外产品、资料中汲取经验教训;为了更适应国内的校园、赛场使用,刘秉润用捐赠、实战模拟的方式不断收集反馈并优化调试。他希望能以城市足球超级联赛的办赛经验和Hao球网站为基础,开发出一套能颠覆国内校园足球培养模式的系统,他认为这是中国校园足球未来的大势所趋。

 

2019年初的城市足球超级联赛颁奖盛典,刘秉润代表足坛之星公司与人民体育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未来将共同推进校园足球大数据管理体系的开发。“新赛季城市足球超级联赛不仅要在外援球员开放数量、竞技性更进一步外,还要在青训及人工智能领域进行发力,而借助人民体育未来发挥的党媒基因优势和传播优势,我相信人工智能科技将在中国足球领域取得更大的成就。”刘秉润自信满满。

 

不按套路出牌,这个山东汉子有点“混不吝”

 

代言华为产品、发布愚人节段子、和孙继海一起吐槽青训……尽管以年近半百,但刘秉润并不排斥“混不吝”这个称号。敢做敢为、就算裤兜里只有几千块钱也对未来充满自信,虽不是文艺青年,但平时也爱书书写写,用词不修边幅、但大白话说的也都是真情实感,让人看不出这人还有“赛事主席”这样的名号。不易的地方敢说、有了成绩也爱炫,是非分明、敢爱敢恨,自个儿的事我想怎么干就怎么干。爱喝茶、爱香车、爱美女,男人的事儿都很全乎,半袖短裤趿拉板,一时让人很难分清这是扫地的还是公司老板,但别说、正经起来也有那么一股霸道总裁的劲儿。

 

这,就是刘秉润。

 

 

 


2
评论